荷兰豆

一个 极其 低产的 写文的

独角戏(一)

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BE慎入(虽然这样好像看不出来有什么虐的)

一定会有下文的哟,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罢了,也许到明年也说不定了(并不)

以下正文

——

权志龙最近总会梦到李昇炫.

白净的少年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用尚带稚气的声音叫着自己志龙哥.黑色的软发服服帖帖地趴在额前,笑时两颗小虎牙露得恰到好处.

梦里的自己想要走到他面前,却总在半途中从梦中惊醒.

随之而来的是一夜无眠.即使吃了安眠药,情况也没有好转.

不过话说权志龙记不太清他们有多久没联系了,两个星期?亦或是一个月?

电话变成了空号,发的LINE显示的永远是0,问了他平常亲近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

权志龙在梦中回到了他们初见那天.

自己正躺在老家花园的躺椅上,透过齐腰高的篱笆打量着隔壁的新邻居.

彼时的李昇炫不知为何看起来格外瘦弱,却又穿得分外厚实,裹着件硕大的羽绒服像个圆滚滚的熊猫.

权志龙看着他忙上忙下地帮忙搬东西不知怎的笑了起来.

他似是注意到了权志龙,放下了应搬进房内的纸箱,朝着权志龙走来.

“初次见面,我叫李昇炫.”

李昇炫脸上所带的笑容和那还有点奶气的声音让权志龙愣了神.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回了句你好.

待权志龙打算握住他伸出的手时,一切却回到了最初的梦境.

李昇炫依旧用那尚带稚气的声音叫着自己志龙哥,黑色的软发依旧服帖地趴在额前,笑时两颗虎牙依旧露得恰到好处.

权志龙伸出双手正欲抱住他,却直接从他身内穿过.

“志龙哥,再见啦.”

话音刚落,李昇炫的身影逐渐消失,只留下一滴眼泪恰好落在权志龙的手腕处.

——

权志龙醒来时时钟才堪堪转过两点,有什么东西正舔着他的手腕,湿湿的,痒痒的.

原来是猫啊.

权志龙抱起它,打开电视看着深夜档.

声音开得不大,权志龙垂下眼睑,摸着猫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权志龙记不太清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养的猫.

三年前?还是刚毕业那会儿?

自己明明比较喜欢狗的来着,怎么偏偏养了只猫呢?

直到听见储物室里传来物品掉落的声响后权志龙才反应过来猫早已脱离他的怀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权志龙无奈地从床上起身,暗恼自己为何忘了关好门.

到了储物间才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放在最上层的那个纸箱翻落在地,照片散得遍地都是.

肇事者却淡然地舔着爪子仿佛一切与它无关.

看吧,还是养狗好.

——

权志龙蹲下身开始翻看照片,照片里只有李昇炫.他甚至还能清晰地记得自己拍下每张照片时的情景.

真的要找个时间把猫送人了啊.

权志龙这样想着,抱起正欲爬到架子上的猫也不管地上散落的照片就回到了卧室,关掉电视,重新躺到床上.

猫被权志龙圈在被窝里,就像以前他强制性地把李昇炫禁锢在他怀里一样.

猫不情愿地叫了几声,不一会儿却也消停了,卧室里只剩下权志龙稍显粗重的呼吸声.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恍惚间,权志龙听见从门口传来按密码的声响.

一想到大概是李昇炫回来了权志龙连鞋都没穿,迷迷糊糊地跑到玄关处开了门.

果然是他.

李昇炫拖着个看起来比他人都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前,看见他的瞬间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像只猫似的.

权志龙突然想起来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要养那只,不对,是两只猫.

“志龙哥,我回来了.”

“怎么都不打个电话来,我好去接你.”权志龙自然地接过李昇炫手上的行李箱,拉着他进了屋里.

“前几个星期手机刚好坏了,再加上因为太想吃哥做的饭了,钱都攒着拿来买机票了,不然我怎么可能现在回来.”

“手机坏了和我说一声就好了.”

“我哪能处处都靠你啊,哥我饿了,你快去做饭吧.”李昇炫一面说着,一面把权志龙推进厨房.

做好饭出来的权志龙发现李昇炫不见了,找遍了整间屋子也没发现他的身影,就连放在地上的行李也随着他一起消失了.

是在做梦吗?

权志龙下意识地捏了捏手臂.

毫无痛感.

即使把手臂都捏红了,也没有任何感觉.

真的是在做梦呐.

——

权志龙是被友人的电话吵醒的.

此时正午的阳光正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投射到地板上.

猫占据着一小块地方晒着太阳.

权志龙没有理会不依不挠的电话,自顾自的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

将近大半个房间都笼罩在阳光下.

权志龙关了手机,决定趁着许久未见的暖阳睡个回笼觉.

还未等他闭上眼睛,就听见门口传来输入密码的声音.

权志龙下意识的掐了掐脸.

还好,不是在做梦.

玄关处传来了密码输入成功的提示音.

咔嗒,门开了.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