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豆

一个 极其 低产的 写文的

【GRI深夜60分】害怕的是你离开


我是权志龙
也是权国的太子.
虽然身为太子,但是我当上太子的理由却意外地令人可笑.
当我的父皇问我们有没有害怕的东西时,只有我一个人说了没有.
结果第二天,诏书就传到了我的寝宫.与此同时,他也跟着那诏书来到了我的寝宫.

他叫李昇炫,作为丞相家的独子,此时却被父皇派来做我的侍读.我猜他一定委屈到觉都睡不着了,不然他脸上的黑眼圈从何而来?
他比我小两岁,但是他对四书五经的理解比我要深上许多.就连父皇都夸他是个不可多得的治国良才,未来的他必定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他不太爱笑,即使我每天和他说他露出虎牙的时候很可爱,他却依旧觉得自己的虎牙让他看起来特别幼稚.
他总是管着我,每天都督促我看书,他说只有多多学习治国之道才能成为一代明君,我承认,虽然他成天这样很烦,但是如果他不再督促我却不大习惯.
我让他从偏殿搬到主殿来,晚上让他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为了防止他半夜逃回去,我只能把他禁锢在我的怀里.
无论去哪里,他一定会跟在我的身边.我们之间离不开彼此,又或是我离不开他.

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他在逐渐疏远我,直到我你逼问了身边的公公时我才知道宫中出现了我和他的传闻,有关我们有断袖之癖的传闻.

我坚持了三天没有去找他,他也没有.

这三天里,我认清了我对他的感情,刚见到他要和他坦白时母后身边的宫女却要带着他去见母后.
他让我先回去,但我还是偷偷跟了过去.

透过殿外那一点点窗户缝,我只看见母后赐给他一杯酒,他很快喝了下去.
结果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在了地上.
我所能做的只有抱着他残留着些许温热的尸体.

断袖之癖怎能成为皇上.
这就是母后给我的理由,杀害他的理由.

最终,他被好好地安葬了,母后也因为此事被打入冷宫,而我,应该会从太子变成皇上,毕竟他希望我能坐上那把龙椅.
一切都有了个不圆满的结局,我却只能选择接受.


只是
如果让我重新回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要说我所害怕的是他离开,我所害怕的也只有他离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