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豆

一个 极其 低产的 写文的

建议先看一遍少爷的love box的歌词然后听着这首歌再看!!!





站在空荡荡的别墅前,因为爷爷上个星期去世了,导致我现在要来别墅里整理爷爷的遗物.
整个别墅里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东西,唯一一个没有看过的地方就是那个一直被爷爷禁止入内的阁楼了.
打开阁楼的门,只有一个柜子,一张书桌以及一张椅子放在阁楼的角落.
柜子里除了一叠信之外别无他物,信上却空白一片,没有收信人,也没有寄信人.有着强烈好奇心的我拆开了这一大堆信,一一读了起来.

“志龙哥,你走了大概一个星期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后悔那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我现在后悔了,还来得及吗?你忘了我们约好一年之后要去拉斯维加斯登记的吗?所以回来吧,好不好?我会等你的.”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一面了,你就真的不想回来吗?一年之约快到了,你喜欢什么,我到时候带来给你.对了,不要忘了我们直接在结婚登记处见.”
“为什么不来呢?我穿了你以前最喜欢的衣服,喷了你最喜欢的香水,就连礼物的包装纸都选了你最喜欢的蓝色.可是你为什么不来呢?他们都说我是个傻瓜,我是傻,在那个地方一直等到深夜都还没走的我是蛮傻的,你说呢?”
“志龙哥,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那天是我不对,可是你也知道啊,我除了你,一无所有,所以我们就忘了那天的事情吧.回来吧,志龙哥.”
“志龙哥,对不起.我要结婚了.我都三十岁了,你走了也将近两年了.每天被妈妈逼婚的我还是决定答应了.婚礼的日期定在8.18,你的三十二岁生日那天,我是不是太任性了,把婚礼定在你生日那天.你肯定很生气,生气的话就来找我吧.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来看我也说不定.”
“婚礼你还是没来,我都做好了要逃婚的准备了.好吧,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你是不会再来见我了.你在那里一定要好好生活,总有一天,我会来找你的.”
……

我擦干眼角的泪水,把信装在包里,一个人来到爷爷的墓前.这些信被我扔进火堆里.看着它们在火的侵蚀下化为灰烬,我离开了墓园.转身时不经意间看见旁边的墓碑上写着:
权志龙
(1988~2018)
享年三十岁
话说爷爷信中的那个人,名字也叫志龙呢.

评论

热度(9)